我是辣个莹莹还是这个莹莹

一嫂对一哥的痴汉力我真的是 ⋯⋯ 服了 ⋯⋯ 还有这里简直修罗场 甲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新上位 ⋯⋯ 来自杨哥的微博 ⋯⋯ 才不会说我每次都被一嫂对一哥的痴汉力闪瞎呢

监控 下  被屏蔽没办法只好发图了呵呵呵呵呵呵 。。。



呵呵呵哈哈哈我就知道被屏蔽了 对不住各位 = = 。。。。。气死我辣 。。。。。。。。。。。。(╯‵□′)╯︵┻━┻  。!!!!!!!!!! 


监控 【晋京 监控play 【上】 羞耻play没人写自己动手了




高晋,北孔普雷监狱的帝王,平时永远一丝不苟的禁欲三件套西装。平时没有什么爱好,就是喜欢透过那看起隐秘小巧的监控摄像头去观察那些重刑犯的点点滴滴,借此也希望对他们保持时时刻刻的绝对控制却也隐含着一丝内心不可言说的小欲望。毕竟,观察一个人的隐私,或者说偷窥一个人,就如同把一个衣冠楚楚的人一件一件的扒光,是一件极有意思的事情。而在这潮湿阴暗又充满黑暗交易的北孔普雷监狱里,能称作有意思的事情,或许不多。麻木的狱警们,不时暴动的犯人们,来来往往的人体器官交易,对于高晋来说,枯燥而乏味。

这一天,高晋终于在忙完了所有的交易之后,可以在他所谓的闲暇之余进行一点所谓的性趣(划掉)活动时间了。在北孔普雷监狱,这个只属于他的地方,他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午夜十二点十五分,高晋准时来到已经空无一人的值班室,值班的狱警们早已被典狱长以这样那样冠冕堂皇的命令方式派去了这黑暗王国的各个角落。什么?你问为什么不在自己优雅别致的办公室做,典狱长会回答你:刺激。解开西装的一颗扣子,这个时间,他希望自己可以放松一点。高晋将摄像头微微的调整角度,寻找着重刑犯囚室里那些秀色可餐的、还未被这个黑暗王国彻底磨完棱角的人,啊 ,自然,这里只有男人。一个比一个更厉害,更狠绝的男人。 刚进来时都是如此,只是,后来呢?

   今天的重刑犯们,通过这小小的监视器镜头看起来似乎都颇为乏味,随随便便扫过各个单间的重刑犯们,就在高晋感到兴趣缺缺准备转头离开监控器前的座位时,却突然发现一个囚室的角落里某个犯人似乎有了新动作。高晋操控摄像头微微转向那个犯人,衣服凌乱不堪但是即使这样也看的出来笔直修长的双腿、充满力量感的臀部以及那肌理分明的后背。这是?高晋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新来的香港警察陈志杰。呵 ~ 高晋不由得冷笑了一下,这个人,可是有意思极了,生命力顽强的很呢,死都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可是来了这里,一切都是由他——这个泰国北孔普雷监狱的帝王说了算,不是么?

 

高晋暗暗的观察那人的反应,继续调整着摄像头的角度。略微思考了一下,打开了摄像头的同步声音监听功能 。也许 ,这个人,今晚能给他惊喜也说不定 。

 

   阿杰背对着监控,好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毒瘾早已发作多次,折让本就单薄的囚服被撕扯的破碎不堪。突然,他的头大幅度的缩动了一下,打个了冷颤,似乎是毒瘾又再次发作了。北孔普雷监狱潮湿厚重的空气造成的冷热交替使他更加难耐,整个人不停地抖动,一声一声连续不断喘着的粗气透过监控器传播过来,却意外地有点性感。这让原本禁欲自持的典狱长有了些许反应,高晋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厚茧的手握紧复又松开,移动了一下椅子。而监控对面的正被“监控”着的那个人仿佛感应到了机器这头的情绪波动,似乎是想紧贴着潮湿的地面。费力的转了个身,让自己身体紧贴着石板地面,这个叫做陈志杰的人,还是个香港警察呢。高晋想到这里,不由得弯了一下平时紧绷的嘴角,战绩不错呢。监控对面的人又传来的低声呻吟拉回了高晋的思绪,只见小警察双手抓住了铁床的床柱,正在用最后仅剩的一点力气拉扯着床柱,企图借着地面去摩擦自己的下身。一下,两下,动作幅度虽然不大,但是就像有什么也在蹭着高晋的下身,强者总是喜欢征服强者,高晋也一样。他猛地站起来,眼睛却依然盯着不停律动的小警察,抿了抿坚毅的嘴角,扭动了一下脖子,仿佛在空气中嗅着什么香气,复而伸手松了一下领带,觉得呼吸有些急促了。高晋觉得 ,抓这个小警察来,还真是个惊喜呢。毕竟,洪先生教过他,不管什么东西一定要物尽其用,人也一样 。要是卖了不值钱,倒不如就留着玩吧。


关于吴京如何在泰国监狱为典狱长守身 →_→

#杀破狼2#】上映九天票房突破4.5亿,吴京@张晋MAX 喝交杯酒庆功。监制黄柏高透露,《杀破狼3》不会让观众等太久,吴京笑称要把被张晋踹的500脚都踹回来。吴京地把“怎么在泰国监狱守身”的问题抛给了典狱长张晋,张晋则对发型不乱的秘密守口如瓶,笑称等票房再下一城时再公布。

 都这样了都没人写么 !!!!!!!!!!!!!!!!!!

京哥你好懂啊  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晋哥会害羞的 2333333

难道我晋京  晋杰 就真的这么冷么  QAQ 真的就没有人写么 QAQ  现实竹马竹马萌哭好么 。。。。戏里  各种刑讯啊 SM【大雾 制服play 脑补一万字小黄文么  看到隔壁晋洪洪晋  晋猜都有人写了我心塞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跪求大手 。。。。。。。跪求啊 。。。。QAQ  

【恭兰】我的媳妇儿是兰(男)生,上(竹马,老板到底是宠兰生还是嫌弃兰生呢?)

三禾君:

这个号并没有想过会写等等不是主角的文,然而我为人所迫( @我是辣个莹莹还是这个莹莹 就是你了),不得不做了违心事,555555


《骗中传奇》是TVB一部好片,所以我借用了。




——————————————————


江都花满楼的天字第一号房里,此刻坐了几位客人。这里可是江都最负盛名青楼,能进天字第一号房的客人,不仅要富,还得贵。


青衣小婢上了些瓜果小菜,摆盘倒是别样的精致,不一会,老鸨瑾娘就领着四位姑娘进来了。


“各位老板,这是我们花满楼的四大花魁,春花、纤云、明月、如玉。姑娘们,还不快快给各位老板请安。”


青楼里的姑娘,果然没有平常人的矜持,瑾娘话音刚落,她们就一起围了上来,“高老板陈老板苏老板李老板,你们好久不来了呀……”你一句我一句的莺莺燕燕,粉香扑鼻,好不热闹。


欧阳少恭给夹在其中,不露痕迹的推了小半步,却不知哪个姑娘先问了一句,“这位公子倒是个生面孔,今天一来姐妹们就念叨着呢,谁家的公子这么俊俏?”


“这是琴川来的欧阳公子,长琴牙行的东主,可是个厉害人物。”


这句话话音一落,所有的目光都转到了少恭身上,原本围着另一位老板的花魁之一脚下一歪,斜斜的靠在他身上。


“哎呀。”


欧阳少恭贴心的扶起她,“姑娘小心。”


几位老板看到花魁们也是好奇,赶紧趁机考起了少恭,“听说欧阳公子目光如炬,是我们江南鉴物第一人,正好,你可能猜出来她们四个谁是春花、纤云、明月、如玉?”


欧阳少恭的手还握着刚才扶起来的姑娘,那双小手肤如凝脂又滑又白,他心中已有计较,立刻笑着答道,“几位姑娘艳名冠绝天下,少恭又岂敢不知?柔如丝,软如棉,这位姑娘冰肌玉滑,一定是如玉姑娘了。”


“算是你蒙对了一个,可我们蒲柳之姿,真入的了欧阳公子的眼吗?”接话的姑娘体态纤盈腰可盈握,少恭松开明玉的手转向她,“手如纤云细可弄巧,纤云姑娘,有礼了。”


“真是讨厌,又让你过了关。”余下的两人一个明眸皓齿,面带薄慎,另一个始终抿嘴偷笑。


少恭先是对着偷笑的姑娘施礼,“幽香扑鼻,春花姑娘,在下亦是惜花之人。”


“哦,所以是不惜我咯?”剩下那个伶牙俐齿的姑娘咄咄逼人。


“少恭岂敢,明月姑娘眉如新月,目若含光,都是绝代佳人。”


他一席话说的在场的人全都眉开眼笑,自己也暗暗舒了口气,知道总算是通过第一轮的考校。


这些自命风雅的生意人,真是不给人省心。


然而心还没落回肚子里,厢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欧阳少恭只觉得一阵凉风扫过,带着大把家丁的方兰生已经冲了进来,“好你啊欧阳少恭,敢来背着我来喝花酒!今天看我不铲平了这个什么花满楼。”


“喂!你是什么人,敢来花满楼撒野?”明月怒道。


“我是什么人?我才要问你是什么人!欧阳少恭你放着我这么国色天香的未婚妻不管,和我说来江都做生意,结果就是来和这几个庸脂俗粉喝酒!来人啊,打死这群家伙算我的!”


他这话一出,不知内情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欧阳少恭的未婚妻?还是个男的?!


少恭已经走到他面前瞪了他一眼,一个眼刀扫过,阻止了家丁们动手。


“对不起,这是我的义弟,我代他向各位赔罪。”


众人都落下了心中的大石,什么嘛,原来是义弟……可是不对啊,义弟来青楼砸哪门子的场子?


“什么义弟,明明就是……”兰生还要争执,少恭背在身后的手偷偷握住了他的手。


得了少恭的安抚,兰生撅了撅嘴,总算没说话。


“我这义弟是孩子心性,今天真是对不住大家。”他在捏了捏兰生的手心,另一只手掏出一张银票。


“明月姑娘,麻烦你给花满楼的姑娘们买点东西压压惊。我先带我义弟回去了。”


“我不,”一听他要息事宁人,兰生又跳脚,“我看的清清楚楚,这群坏女人根本就是看上你了,我要把她们全都买下来流放到塞外去!”


对着不依不饶的兰生,少恭只好使出杀手锏,摸了摸他的头,“小兰乖,走吧。各位老板,实在是失礼了。”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出了花满楼,兰生嫌弃的摆摆手让家丁散开,追着前面的欧阳少恭小跑,“喂,你不跟我走吗?你的马车呢?要不要坐我的?”


见陵越不理他,他想了想,声音加了些甜度,“喂——少恭——少恭——少恭——”


在前面起劲走的欧阳少恭终于顿了顿,“小兰,你今天太过胡闹了。”


兰生的脸鼓鼓的,“胡闹的是你吧,你还喝花酒,我都没找你算账呢!”看少恭吃软,他马上摆起了姿态。


“这只是正常的生意来往。”


兰生已经蹭上来抱住他的胳膊,“你们男人都这么说,爹也这么说,结果呢,搞的娘离家出走,他自己出家,你们这些男人,到底知不知道在家等你们的人是什么心情啊……”


欧阳少恭给他说的哭笑不得,“你不是男人吗?”


“我当然是。虽然我是个生的国色天香的男人,可我不会去外面搞三搞四搞五搞六,我都一直在家等你等你等的我啊心里都急死了,你有我这样的未婚妻还不知足吗?”


说着说着,一颗小脑袋就靠在了少恭的肩膀上。


少恭轻轻推开他,“既然是未婚妻,那就要守礼。”


“什么嘛,你小时候还给我洗过澡呢!”


“我到了,你今晚住哪?”


欧阳少恭决定不再接他的话,花满楼离陵越住的客栈不远,他走的又快,两个人没说两句,已经到了。


兰生一脸骄傲的挥挥手,“我刚刚已经把整个客栈包下了,今晚我就跟你住这里。”




关上房门,确认了一下插销够不够紧,少恭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


真是精疲力尽的一天。


这个小兰,越来越胡闹了,竟然追他追到江都来,还大闹花满楼,搞砸他的生意,包下他住的客栈,再不小心点,今晚他这个挂名未婚夫,也许就要被人欺进房里霸王硬上弓了吧?


说起来,这纸婚约还真是一段孽缘……


那时少恭一家刚刚搬到琴川,凭着祖传的手艺开了家小小的牙行给人鉴宝做中介,而方家则是琴川乃至江南的第一富商,两人的家只隔了一条街。


方家连生了四个女儿才有兰生这么一个儿子,自然宝贝的不行,偏偏兰生从小体弱多病,从断奶起汤药就没能断过。兰生的父亲请了高人来看,说兰生的命格不够,担不起大富大贵的命,需要个八字极好的人带着他,最好能嫁去那人家里,算做了别人家的人,便不会被富贵拖累。


虽说只是个虚名,方家小公子也不能随便嫁人,高人算来算去,竟是看上了少恭。


少恭也就六七岁,懵懵懂懂只知道家里给他娶了个小媳妇儿,让他好好带着,等小媳妇儿十四岁了就能送他回家去。


少恭还不明白男人是不能给男人当媳妇儿的,只觉得兰生白白嫩嫩的非常可爱,从第一次见面起就爱粘着他,自己平日里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有个媳妇儿和弟弟大概也就是差不多的意思吧。


其实想想看,年幼时他听说等兰生十四岁了就要把他还回去,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的。


他比别的孩子早慧,其他人还在读《弟子规》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看家中那些晦涩难懂的藏书,渐渐也就明白兰生其实不是他真正的媳妇儿,等到他长大了把兰生还回去,还是要娶另一种叫做女孩子的生物。他只当兰生是他的使命,他的责任,要好好照顾,要养的白白胖胖,而兰生也就真的,从“嫁给”他开始身体好了起来,活蹦乱跳喜欢笑。


等到兰生十四周岁,少恭依着当年的约定去方家退婚,谁知兰生却大哭大闹,说自己早就嫁给了少恭,说什么也不肯退聘。


方家的老爷早几年就已经出家不问世事,少恭自己的父亲也已身故,当年大家的口头约定谁没一纸凭据,这事儿竟然就在兰生的吵闹中拖了下来,一转眼,兰生都已经十九岁,欧阳少恭也成了二十五岁还没娶上媳妇儿的老光棍。


就这么拖呀拖,说不定哪天自己真把兰生娶回家了呢?


少恭想到这忍不住笑起来,放下手中的瓷杯。



(⊙v⊙)嗯


超级美。。。。。♥